呼蘭大俠迷案,揭秘呼蘭大俠真實人生

文章作者:歲月靜好 | 2016-05-18
字體大小:

也許你熟悉南俠展昭北俠歐陽春,可是如果提起呼蘭大俠這樣一個人你還能說出一個123嗎,到底為什麼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悍匪會被稱為大俠,在我們的理解上大俠一直以來不都是對俠肝義膽正義人士的尊稱嗎,究竟這位呼蘭大俠是何許人也,他有着怎樣的傳奇故事,今天我們就一起來看看呼蘭大俠迷案,揭秘呼蘭大俠真實人生。

呼蘭大俠迷案

著名女作家蕭紅曾有一篇名為《呼蘭河傳》的作品,描寫的就是上世紀初的關東小城風物。同時這座位于哈爾濱之北呼蘭河畔的縣城也是蕭紅的故鄉,可是就是呼蘭這座人傑地靈的古城,前些年卻又出了一位佐羅式的“恐怖分子”,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我們今天講述的稱呼蘭大俠。

我們之所以說呼蘭大俠迷案是因為隻關于他的案子就有着不同版本的傳說,接下來我們就來看看流傳最多的兩個版本。

1、呼蘭大俠迷案版本一:

黑龍江呼蘭大俠迷案之迷是發生在黑龍江呼蘭縣城裡面的一個故事,為什麼給他取了個呼蘭大俠迷案的名字呢,看看下面這段關于這位大俠的傳說你就會明白了。

呼蘭是曾經的工業基地軍火庫,有很多工廠,号稱龍江第一縣,老百姓除了下崗的就是沒崗的,一片蕭條。但這裡民風純樸,有着令人羨慕的藍天白雲,還有百餘年曆史的教堂,是個很有特色的小城。

大約20年前,呼蘭出現了連環殺人案,但是間隔時間稍微有點長,約一年半載才殺一個人,累計死了二十餘人,而且都是警察,到底是什麼人呐,又究竟為何專殺警察呐。

據說20年前的呼蘭很亂,尤其是警察欺男霸女,幹了不少傷天害理的事,要不老百姓也不會把這樣一個專殺警察的稱兇手稱為“呼蘭大俠”。死的多數是派出所當官的,所以也有人說這位呼蘭大俠的兇手極有可能也是警察,為什麼真沒說呐,因為他的反偵察能力很強,應該是受過專業訓練的。

呼蘭大俠約從八十年代中期開始舉義,用手槍暗殺作惡多端的公檢法分子,至九十年代中期,大約殺掉了十幾個左右。據說這位大俠殺人要精挑細選,想除掉的都是民憤極大的敗類。他晝伏夜出,耐心跟蹤暗殺目标,等到僻靜之處果斷出手,一槍斃命,從不失手暗殺水準極高。

殺第一個警察的時候,他在屍體上留了一張紙條,上寫“呼蘭大俠”。以後一連幾年,他每年都要殺上幾個。所以在當地流傳着這樣的民謠:“呼蘭大俠,走遍天涯;為民除害,專殺警察”。

對于這樣一個民間俠客當局極為重視,中央公安部一個專案組駐紮呼蘭多年,專門偵破此案。把小城十幾萬人口差不多逐個過了篩子城市幾乎翻了個遍,沒有找到任何線索。呼蘭大俠作案多起,按說不可能沒有一點蛛絲馬迹。這不得不讓我們做出這樣的猜想,當局破不了案,首先說明大俠反偵察能力很強,其次說明廣大人民群衆包庇袒護大俠,不願向官方提供破案的線索,雖然他用不合法的手段為民除害,但是同樣确實得到當地人民群衆擁護的。

據說呼蘭大俠的最後一次行動是在九十年代中期的一天夜裡,他跟蹤一個敗類刑警,等該刑警騎車到家門前下車的時候,他在背後開槍行刺。這名刑警也是經驗非常豐富,聽到身後有動靜,沒回頭立即拔槍,朝響槍的方向還擊。兩個人同時負傷,警察倒地,大俠遁去,最終還是呼蘭大俠勝利。

案發後當局動用警犬沿血迹追蹤,連人帶狗一通折騰,竟然還是一無所獲。但從此以後,大俠未再出現過。至今接近十年,呼蘭大俠銷聲匿迹,再未出現過。

概括來說在版本一中呼蘭大俠因為其超強的反偵查能力被判定為警察,在那個警察欺男霸女的時代或許是因為看不慣所以開始為民除害。

2、呼蘭大俠迷案版本二:

故事發生于1986年3月28日夜黑龍江省呼蘭縣公檢法家屬樓,當晚有52人慘死家中,均一刀緻命。其中,27人為公檢法的工作人員,其餘25人是其家屬(包括老人、婦女和兒童)。兇手用匕首在死者家的牆上,留下名号——“呼蘭大俠”。

一個平靜的小縣城,這樣手段案件的概念和效果是可想而知的。縣公安局,迅速勘察、封鎖現場,并立即向上級通報。同年4月2日,328專案組正式成立,共計672人(其中包括,北京派來的專家組,省廳的骨幹力量,以及全國各地的精英)。

經過兩年多的緊密調查、取證、研究、分析、排查、走訪,專案組沒有得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案情毫無進展。此後,該案永久封存,停止一切調查。

1986年4月6日夜北京方面派來的痕迹鑒定專家趙某、王某,在呼蘭縣公安局招待所被殺。縣公安局副局長鄭某及其刑警隊的3個刑警,慘死家中,連帶家屬4人。另兩個專案組成員在住所被殺。案發現場,牆壁上再次留下四個字——“呼蘭大俠”。

而且該起案件與328案件相同,刀法純熟一刀緻命,兇手為同一人作案。同年4月7日至9月15日期間,呼蘭、哈爾濱、阿城三地,先後有人遇害。其中民警37人、刑警12人、及其家屬56人。原文地址:http://zhongte54489.cn/article/201605/1037.html

本次案件與前次案件不同,部分死者并非死于家中,而是在下班回家的途中,被兇手從身後偷襲,一刀刺穿頸部,而後兇手持刀在死者的背部留下名号。經刀痕比對、鑒定,多次兇案的兇器為同一把匕首,從這一點來說本案的兇手應該還是咱們這位呼蘭大俠。至此一時間整個黑龍江省的警察人心惶惶,幾乎是無人敢穿警服上班。

呼蘭縣公安局某退休領導,曾揚言“别說抓到兇手,就是有誰能提供兇器的線索,我個人懸賞10萬元!”同年9月26日這位領導慘死家中。兇手同樣是用匕首在牆上留下一行字,“楊局長,你太令我失望了。這把刀,還是留給你們作紀念吧!”然後将匕首紮進牆裡,從此,呼蘭大俠,銷聲匿迹,棄刀歸隐。

在呼蘭大俠迷案版本二中,這位呼蘭大俠似乎少了版本一中的正義,似乎更接近于一位殺人不眨眼的殺人狂魔。

揭秘呼蘭大俠真實人生

說到這裡依然沒有人知道咱們這位呼蘭大俠究竟是版本一中一位真正為民除害的大俠還是版本二中濫殺無辜的殺人狂魔。在這一個個撲朔迷離的案件背後究竟有着怎麼樣的故事怎樣不為人知的人生。

俗話說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想要揭秘呼蘭大俠真實人生我們還需要從生他養他的那一方土地說起。走進呼蘭縣還原呼蘭大俠最真實的人生。

我們知道呼蘭是從哈爾濱北面走的一個縣,如今已經被劃作了一個區。哪裡曾經和絕大多數縣城一樣,凋敝,陰冷,街道破落得毫無尊嚴,那裡的人給人的印象是坦率而懶散,像街區一樣自暴自棄,他們對“法律”知之甚少甚至也不期待正義。

據說這樣的地方有兩類惡棍,他們開着豪華汽車三五成群地控制某種産業的中年人,或者是在街上遊蕩的少年,随時可能掏出尖刀像群秃鹫一樣地撲向某個,或者可能是僅僅望了他們一眼的陌生人。試想這樣一個到處可見有歹徒的地方,警察會是什麼樣的呐。

二十年前在呼蘭這片土地上,警察的權力可謂是無拘無束縱橫于鄉野,把人塞進摩托車的鬥裡帶回所隊,他們哪兒有一整套逼供招數,能用被塑料袋裡的辣椒把人嗆成肺炎,或者在十幾秒裡用電棍把一個男人徹底變成廢人。

這樣欺男霸女傷天害理,總會有人看不慣的,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人敢怒不敢言,總是會有這樣一個人敢為人分先于是此人開始舉義。

第一個被殺的是于鋪鄉派出所的所長。“那家夥早先橫行鄉裡”那時派出所後面是大野地,屍體是第二天發現的,就一槍把腦蓋兒周掉一塊兒。死屍上放張紙兒,寫着:‘呼蘭大俠’。這位大俠殺人要精挑細選,想除掉的都是民憤極大的敗類。他晝伏夜出,耐心跟蹤暗殺目标,等到僻靜之處,果斷出手,一槍斃命。

殺第一個警察的時候,他在屍體上留了一張紙條,上寫“呼蘭大俠”。以後一連幾年,他每年都要殺上幾個,從未失手。當地流傳着民謠:“呼蘭大俠,走遍天涯;為民除害,專殺警察! ” 

對于這樣一個民間俠客,當局極為重視,中央公安部一個專案組駐紮呼蘭多年,專門偵破此案。可小城十幾萬人口,差不多逐個過了篩子,沒有找到任何線索。

文章開始我們就說了,呼蘭大俠作案多起,按說不可能沒有一點蛛絲馬迹。當局破不了案,這說明什麼呐,首先說明大俠本人特别精明,把活兒幹的幹淨利落,其次說明廣大人民群衆包庇袒護大俠,不願向官方提供破案的線索。

案發後當局動用警犬沿血迹追蹤,連人帶狗一通折騰,竟然還是一無所獲。但從此以後大俠未再出現過。至今接近十年,呼蘭大俠銷聲匿迹。 

也許再也不會有人知道那個男人是誰了,最後一次槍響過後他幹淨利索地從上千個搜捕的警察視野裡消失掉,所有的線索突然中斷。從北京來的專案組,曾把整座小城像個破布口袋一樣裡外翻了幾遍,取了每個成年男子的指印和血樣,便衣們日夜在街上布控蹲守。但那個人仍以不緊不慢的速度,像解開一個繩扣,像設計一個棋局,像打一局斯諾克,不緊不慢地取走了一個個警察的性命。

在江那邊的省城裡警方的聲譽喪失殆盡,強硬和魯莽曾經是他們最可标榜的美德,如今他們變為被某個人捕獵的對象,竟然在白天都不敢穿着警服。當這場瘟疫一樣的連環謀殺戛然而止時,他們被長久地羞辱着。

不再有新的發案也就無法将那人現行抓獲,他們被徹底打敗了。隻有漫長的時間,能讓這件事慢慢褪色,讓人們不再眉飛色舞地講述這個年頭。二十年後所有呼蘭人都聲稱直接或間接地認識某個被害人,他們的講述或者離奇到随意的程度,或者自相矛盾可确定的情節極其有限。

有人說自己見過“呼蘭大俠”,他身高體壯,在三電廠的高牆上跑過去的。也有人說“呼蘭大俠”是個年輕小個子曾經與他在小酒館面對面說過話,說警察别想抓到他,他殺夠一百個就會自殺。

但是後來他們被省公安廳找去後,都承認是因為興奮而胡說八道。警察對全縣人口進行排查,老師要小學生見到可疑生人就向學校舉報,那些注意力渙散的孩子等到下課鈴一響,就開始拍着手唱道:“呼蘭大俠,走遍天涯,為民除害,專殺警察。”

自1987年發案後的幾年裡,最邪乎的說法是應該是說在這座三十萬人的小城裡,被槍殺的人多達三十多個,死者包括公檢法和糧食、交通系統的幹部,都是在夜間被從十幾米外的暗處一槍斃命,傷口大多在腦部。殺人者沒有留下過多蹤迹,又與死者沒有私仇,加之對地形十分熟悉,開完槍後立刻隐遁,是最疑難和危險的兇殺,确實很難調查。

當然這也是多數人公認的版本是,被殺的警察是十一個,平均半年左右做一次案。被殺者多數四五十歲,都在文革後開始發迹,所以傳說呼蘭大俠的真實身份就是個警察。其時公安部的精英和“專業隊”已經進駐呼蘭,從當地接過了案子的管轄權,調查取證豈止是挖地三尺,内部人能夠藏身的可能應該是沒有的。

當然他們也抓過幾個嫌疑人但新的案子很快又出來了,最後一起案子發案後,那個專案組的頭頭終于怒不可遏,擎着兩支手槍站在鎮政府大門口,沖着四處喊叫,要“呼蘭大俠”出來和他單挑。據說在幾年前,有家外地電視台曾經想要采訪此案但沒有成功,當年的公安由于顧慮和紀律,不願意提及,而且物是人非很多經辦人或者退休或者入獄。有位女記者曾見過一張據說是“呼蘭大俠”的模糊照片,但她并不太相信它。她不止一次地設想過這樣的場景:某個正義凜然模樣的帥氣警察,每天下班後迅速換上便裝,開始按照曾經某一天他列好的死亡名單開始為民除害。

結語:幻想終歸是幻想,傳說也許永遠是傳說,呼蘭大俠到底姓誰名誰年歲幾何,父母和歲月給了他怎樣的某樣,也許永遠都沒有人能說的準确了,或許世上隻有他自己知道他是誰,這是他的秘密也是他留給世人的一點小心機,有一點離奇還有一點神秘。

Copyright © 2009-2018 外星探索zhongte54489.cn 版權所有 關于我們| 法律聲明| 免責聲明| 隐私條款| 廣告服務| 在線投稿| 聯系我們| 不良信息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