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紀70年代:UFO最高機密

文章作者:外星探索網 | 2016-02-17
字體大小:

海尼克的回歸

      卸任“藍皮書” 計劃顧問之後,約瑟夫·艾倫·海尼克博士又對新浪潮科學着迷了一陣,随後就開始組建自己的新團隊——不明飛行物研究中心。海尼克于1986年去世,為了紀念他對UFO 研究的貢獻,該中心後來被命名為“艾倫· 海尼克UFO研究中心”。在該中心成立之初(1974年),他的《UFO 經驗談》一度登上暢銷書榜單。
當時,一些民間組織走在了UFO 研究的最前沿,但其内部有關《康頓報告》的争吵一直沒消停過。這種争吵在此後的很多UFO 組織中都存在,而且嚴重地影響了當時的研究工作。意識到這點後,海尼克聯合一些民間(即“隐形大學”)科學家,組建了自己的團隊。

斯皮爾伯格與第三類接觸

        媒體不約而同地把海尼克當成了UFO問題的精神導師。雖然他從未逃避過這份責任,但這與海尼克的遠大目标不相匹配。他拒絕出現在商業電視廣告中,卻允許史蒂文·斯皮爾伯格将自己的書改編成電影《第三類接觸》。這部1977年上映的電影,當時票房達到好幾百萬美元。這個奇怪的名字取自海尼克的著作《UFO經驗談》,至今仍被廣為使用。(海尼克總結了UFO領域三種類型的接觸,後來在與詹妮·倫道斯共事期間,又對該歸類方法進行了修改,增添了第四類接觸。海尼克的分類如下:第一類接觸,目擊者近距離看到UFO,UFO與目擊者或周圍環境進行了一定程度的接觸;第二類接觸,UFO 對環境産生了影響,留下了諸如着陸痕迹之類的物理證據;第三類接觸,目擊者不僅看到了UFO,而且看到了其上 面的外星生物;第四類接觸,外星生物與目擊者進行了接觸,并将目擊者帶入 UFO 或者 另外一個空間維度。)海尼克在影片的預告片中向觀衆解釋了何為第三類接觸,還在影片中友情客串了一個以無比敬畏的神情看着外星人着陸的小角色。
        海尼克是一個誠實而謹慎的人,即使是40年後,他仍然不遺餘力地試圖調和存在于UFO 研究中的混亂現象。斯皮爾伯格對UFO 很感興趣,他執導的電影也堪稱傑作。影片中的很多情景都是基于真實事件。盡管海尼克與斯皮爾伯格後來深陷是否授權斯皮爾伯格将其非科幻著作改編成電影的争吵,但在他的研究中心成立之初,的确曾得到斯皮爾伯格的間接資助。
        盡管斯皮爾伯格的初衷很好,但他将科學與娛樂結合起來的做法對當時正處于發展時期的UFO 研究産生了一種不确定的影響。尤其是當他将第三類接觸以這樣一種方式呈現在全世界千百萬觀衆面前時,勢必會影響UFO 數據的收集。

電影:損傷效應

損傷效應

        然而,第一部關于UFO 的影片并非斯皮爾伯格的《第三類接觸》,而是美國的低成本電影《UFO 事件》。影片枯燥而忠實地描述了巴尼·希爾和貝蒂·希爾夫婦在1961年9月遭外星人劫持的事件。該影片最早于1975年10月下旬在美國上映,并且在被斯皮爾伯格預算驚人的史詩巨制徹底打敗前不久,在世界絕大多數地區上映。
        兩部影片中的外星生物非常類似,因為它們都是以美國收到的真實報告為原型的。影片中的目擊者聲稱,自己看到的人形生物頂着一顆碩大的腦袋,有兩隻黑黢黢的大眼睛,皮膚蒼白。在如此龐大的觀衆群面前展示“真實”外星人的特征産生了非常大的影響,以至于後來造假者口中的外星人也長這模樣。此後,UFO 報告的數量趨于平穩,而且,全世界越來越多的外星人長得都跟美國人描述的差不多,而在此之前是有許多個不同版本的。我想,這并非巧合吧。
       《UFO 事件》在美國熱播之時,UFO 學家正在研究的證據确鑿的外星人劫持事件有十幾起,其中包括内布拉斯加州亞什蘭市赫布·希爾莫巡警事件,該事件于1967年12月由康頓團隊負責研究。此後,UFO劫持事件的數量直線上升,5年之内就突破了200起。到1993年,此類事件的數量已達四位數,而且還在快速上升,以緻被冠以“流行盛事”之名。

特拉維斯·沃爾頓事件

        在電影塑造的形象即将深入人心、變得不可改變之時,一起非常關鍵的事件發生了,即1975年11月5日發生的空前事件。該事件發生時,正值希爾夫婦遭外星人劫持事件在亞利桑那當地電視上播出幾周後,而且,這起事件呈現的特點也是UFO 檔案中極其少有的。但是,亞利桑那外星人劫持事件的幾位主人公都聲稱自己事先并沒有看過電視上播出的《UFO 事件》。
        當時,因其不同尋常性,該事件一度非常轟動。1993年,《星際迷航:下一代》的劇本作者特雷西·托爾米成功說服派拉蒙影業公司将此事拍成電影,名為《外星追緝令》。
        特拉維斯·沃爾頓是亞利桑那州斯諾弗萊克市錫特格裡夫斯國家森林伐木隊的一名伐木工。該伐木隊共有7人,隊長是麥克·羅格斯,是特拉維斯的準舅哥。由于工期緊,羅格斯帶領團隊加班加點地趕活。他們已經超過最後期限了,一部分原因是他們在此期間接了别的活,還有一部分原因是出現了一些不可避免的問題。
        11月5日日落時分,疲憊不堪的工人擠上一輛破舊的皮卡車,準備離開森林。皮卡車在颠簸的路上行駛着,突然,前方天空中出現了一個發光體,一個奇怪的藍色鑽石狀物體盤旋在伐木區上空。大家都吓壞了,年輕的特拉維斯·沃爾頓卻不害怕。他從車上沖下去,仰着頭,跌跌撞撞朝不明物體走去。他來到這個巨大的不明物體腳下,被強烈的聚光燈照亮,像一隻被獵人圍堵的兔子一樣。就在此時,不明物體的底部突然射出一道強光,擊中沃爾頓的胸部,并将他甩到離地幾米的空中,又摔了下來。他一下子癱倒在地,就像被雷電擊中一樣。
        沃爾頓躺在地上一動不動,他的同伴都以為他死了。不明飛行物并沒有離開,他的同伴卻吓得紛紛逃走了。幾分鐘後,麥克·羅格斯意識到不應該撇下受傷的同伴獨自離開,于是,他将皮卡車掉頭開了回去,現場卻找不到UFO 和特拉維斯·沃爾頓了。

測謊實驗

        返回鎮上後,受到驚吓的伐木工被懷疑犯下一起謀殺案,于是,第二天,人們便全體出動去搜尋沃爾頓的屍體。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這些人最終決定接受謊言測試。除一人因有前科而緊張外,其餘人都證明了自己的确不知道沃爾頓的行蹤。
        在此之前,或從此以後,再也沒有一起外星人劫持事件像這次一樣如此明顯地不懷好意,或者使被劫持者消失好幾天,而不得不動用警力來尋人。當然,正因如此,這起事件才會受到好萊塢的青睐,但矛盾的是,這給UFO 研究帶來了不小的麻煩。這起非典型第四類接觸是如此反常,讓許多調查者擔心不已。

反飛碟派

        消失5天後,沃爾頓突然從鄰近的鎮上打來電話,說自己醒來時就在那裡,對發生的一切沒有任何記憶。當時,警察還在悶悶不樂地思考這起“謀殺案件”。他們打算采取一些行動,但又苦于找不到任何有力證據來證明沃爾頓、羅格斯以及其他當事人說的不是實話。沃爾頓回來幾小時後,有人報告稱看到了UFO,而且加拿大位于安大略的軍事雷達設施也捕獲了UFO 的蹤影。北美防空聯合司令部對媒體稱,兩架F-106戰鬥機緊急起飛,但并未發現不明飛行物。
        警局釋放沃爾頓、羅格斯及其家屬後,UFO 團體開始介入了。其中有兩個團體還因摩擦而揮拳相向,沃爾頓最後選擇和其中一個合作,拒絕了明顯不是很相信他的那個。被拒絕的那夥人就着手尋找與事件不符的證據。他們聲稱,沃爾頓一回來就接受了測謊實驗,但實際上并沒有通過。因為有一家小報想要宣傳沃爾頓的故事,故而付給沃爾頓一筆錢,讓他接受此次測謊實驗。一開始,沃爾頓沒能通過實驗,該小報沒有公開這一點,并請求其他支持UFO 的團體不要公開此事。後來,沃爾頓又接受了一次測謊實驗,這次他通過了,小報就将這次實驗公之于衆了。
        沃爾頓站出來對此進行反駁,他說自己剛回來時,因為剛剛遭遇過劫持,整個人還處于一種非常緊張的狀态,所以沒能通過測謊實驗。測謊專家和與目擊者交談過的心理學家對故事的真實性意見不一緻,所以事件的最終結果就是——信不信由你。
        菲利普·格拉斯是一名批判者,多年來一直緻力證明沃爾頓事件其實是一場人為的惡作劇。他聲稱,因為伐木工無法如期交工履約,故而編造了這麼一個荒唐的故事逃避責任。“不可抗力”條款使他們有權在遭遇不可預見的困難時停止履約,否則,如果沒能如期完工就要被處罰金。伐木工确實沒有如期完工,而且,格拉斯還指出,伐木工從渴望刊登他們故事的媒體那裡獲得了一筆數目不小的現金。
        人們對此事的真假判斷見仁見智。人們沒有理由指責那些通過出售真實故事而從媒體那裡得到一些錢款的人,如果這個人因故事被結集成書或搬上銀幕而獲得報酬也無可厚非。1993年電影上映後,亞利桑那州UFO 學家吉姆·斯貝瑟于當年制作了一部讓人印象深刻的續集,但懷疑論者極力阻止廣告公司使用“一個真實的故事”這幾個字眼。
        斯貝瑟不僅就伐木交易與羅格斯進行了深入的交談,還與當時的錫特格裡夫斯森林承包商及其繼任者進行了交談,他的發現與沃爾頓和羅格斯的故事相吻合。事實上,羅格斯與當時的森林承包商毛裡斯·馬奇班克斯都證實,“不可抗力”條款在1975年從未真正實施過,而且沃爾頓和羅格斯也從未要求執行此類條款,所以,編造這麼一起外星人劫持事件以逃避責任的理由不成立。當然,也許有人會有異議,認為在當時的狀況下,伐木公司不可能按合同行事,伐木工可以自行離去,沒必要死摳合同條款。無論如何,這都不是一個關鍵因素。
        特拉維斯·沃爾頓回來後,對于被劫持的那5天裡發生的事,确實有那麼幾段不完整的轉瞬即逝的記憶,後來,通過催眠填補了其中的一些空白片段。他的描述也非常奇怪——比如,他被帶入一個擁有許多架UFO 的巨大機棚,周圍都是穿着奇裝異服、外形奇特的外星人,就連這些奇怪的描述也非常模糊。

事實與虛構相伴

        這其實算不上什麼大問題。被劫持者的回憶常常模糊不清,而且充滿“屏蔽記憶”(即個體為掩蓋痛苦記憶而深埋至無意識中的真實往事或幻覺)。然而,在電影《外星追緝令》裡面,微弱的碎片化記憶看起來是如此不恰當,因此,特雷西·托爾米特地寫信給UFO 研究者以表達歉意,說自己不該按照相關指示對劇本的這一部分進行改動。影片的結尾部分更像是幻覺,而非特拉維斯·沃爾頓對UFO 内部所發生事件的記憶。主人公在1993年造訪英國時說,電影中的情景有充分的根據,但并不準确。
        此事件的真實性或許永遠無法确認,但是,如果它是真實的,就足以成為UFO 曆史上的分水嶺。它将20世紀60年代末分散的、有限的劫持事件與2 0世紀7 0年代初外星人劫持人質并進行廣泛醫療實驗的恐怖入侵聯系起來。後者描述的場景将成為一個可怕的标準。
Copyright © 2009-2018 外星探索zhongte54489.cn 版權所有 關于我們| 法律聲明| 免責聲明| 隐私條款| 廣告服務| 在線投稿| 聯系我們| 不良信息舉報